公司能不能扣员工工资协议约定也得看!

Posted under 职场人生 On By yang549582

刘某于2017年4月17日入职某电子公司,双方签订了2017年4月17日至2018年4月16日为期一年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后双方因业绩不达标等原因以口头方式变更了工资标准。

刘某的工作岗位自2017年7月份起由总经理助理调整为业务跟单员,劳动合同期满后未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2019年3月26日,刘某以克扣、拖欠工资为由向某公司邮寄了《辞工通知书》,双方劳动关系于2019年3月27日解除。

双方以口头方式变更了工资标准,某公司2019年3月之前并不存在克扣、拖欠刘某工资的事实。

双方第一份劳动合同到期后未再续签劳动合同,事实清楚,某公司依法应当支付刘某2018年5月17日至2019年3月27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

刘某入职时任总经理助理,后工作岗位调整为业务员,其工资亦由每月5000元两次调低,某公司称系因刘某不能胜任工作,业绩不达标所致,符合一般常理,应当采信。

另一方面,双方虽未签订书面协议,但工资标准调低以后,刘某领取了公司每月支付的相应工资,直至离职以前也未提出异议。由此可以推断,双方已协商一致变更了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标准并已实际履行,一审对刘某的主张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已查明,刘某先以休假名义离开用人单位,后提交书面辞工通知。某公司并不存在克扣、拖欠其工资的情形。

一审法院认定刘某以某公司克扣工资为由解除劳动关系,缺乏事实依据,对其主张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

一、某公司支付刘某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3月26日期间的工资差额91.18元;

二、某公司支付刘某2018年5月17日至2019年3月25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43600.34元;

三、某公司无需支付刘某在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期间的工资差额12000元、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1417.64元;

(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

(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修改或删除。本文仅供学习、交流,未经我方书面授权,请勿用于任何商业性用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