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设计与艺术(一)—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西班牙)

Posted under 著名建筑师 On By yang549582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巴利斯 (本名:Santiago Calatrava Valls,1951年),先后就读于瓦伦西亚理工大学,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

八岁进入瓦伦西亚工艺美术学校学习美术;十四岁时,母亲送他到巴黎学习法语;十七岁到苏黎世学习德语,后来到瑞士苏黎世工程技术学院 (ETH) 从事工程技术方面的研究,博士课题为“空间结构的可折叠性”。

卡拉特拉瓦博士在雕塑、建筑、结构、城市规划方面具有多重教育背景,以桥梁结构设计与艺术建筑闻名于世,他设计了威尼斯、都柏林、曼彻斯特以及巴塞罗那的桥梁,也设计了里昂、里斯本、苏黎世的火车站。最近的作品就是著名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主场馆。从以上可看出,在从事职业建筑师之前,他已经在建筑、艺术、钢材技术方面有很系统和全面的教育了。在他的博士论文中,他也将这几个学科结合起来了。这些研究为他如后的创作打下了基础。

由于 Calatrava 拥有建筑师和工程师的双重身份,他对结构和建筑美学之间的互动有着准绳的掌握。他认为美态能够由力学的工程设计表达出来,而大自然之中,林木虫鸟的形态美观,同时亦有着惊人的力学效率。所以,他常常以大自然作为他设计时启发灵感的泉源。

卡拉特拉瓦的工程使人们想起复杂的有机生命体的构成方式,他设计的建筑物以及构筑物像是从景观中生长出来的,能够符合并且加强景观。但是他的设计并不是纯粹的模仿或是直接采用有机体的样式。他的设计方案的灵感来自于有机生物体,尤其是人体的骨架、循环系统以及皮肤的活动与生长方式。

在艺术领域卡拉塔瓦推崇西班牙建筑大师安东尼奥·高迪和法国绘画大师塞尚。卡拉特拉瓦设计的巴伦西亚科学艺术区的结构感觉和高迪的有些神似。他多次表示过“高迪是自己唯一的老师”。高迪的思想根源是:直觉、艺术、感性和哲学。其作品表现出的美学性、自然主义和宗教情怀。卡拉特拉瓦同样崇尚自然,自然界的有机生物体成了他最广阔的创作源泉。卡拉特拉瓦作品中的雕塑性、有机性、曲线意识和类推思想都能发现高迪的影响。“我对自然及这个世界的观点就是建立在次序观上,自然界永远能够产生出新的解决办法,对每个问题可以找出新的答案,在动物界、植物界,都能引发出最根本的哲理……高迪在他的自然天地中,将他特有的思维方式反映在他的作品中,而我则偏重对几何图形的爱好,表现出重量感和力感以及一种实质量的结构体。”

“材料是最基本的建筑要素,认识建筑学的第一步是去了解什么是混凝土、钢材、木头等材料以及如何应用它们,还有他们究竟表现了什么、它们最终可以构成什么样的造型”。

在德国北部的厄恩斯汀仓库改造项目中,卡拉特拉瓦设计的出发点是利用单一的材料形成不同的立面效果。他所使用的未经加工的铝合金,是一种标准的工业材料。他采用不同的“拼图” 手法, 产生截然不同的质感和光影效果, 给体形单调的工业建筑带来强烈的表现力。 这种建筑的表现力最大的效果来自于对材料的准确驾驭。

其中最精彩的是西立面上的货运大门,其灵感来源于眼睛的开合功能。大门通过一系列 纵向的铝板条制成,在连接的部分采取了关节式连接,用来保证门上下的移动。铝板的下端 铰接在一根水平门门架上。当水平门架向上移动时,大门开启,所有板条离开竖直的立面,向外出挑,形成颇似中国古典建筑大屋顶的形态。

早自 20 世纪初以来,桥梁的设计一直被托付给了路桥结构工程师,建筑师退避三舍好像已成习惯。由于有了卡拉特拉瓦,全世界的建筑师们才忽然发现了新的课题,在 90 年代前后爆发了对桥梁进行建筑设计的热潮,从一个新的角度重新开始塑造城市中的这类元素,进而影响到城市的面貌。

在卡拉特拉瓦的作品中,没有什么比桥更能证明他对力的那种深刻理解了。西班牙塞维利亚的阿拉米罗大桥被公认为当地的地标性构筑物,联系着城市中一系列充满回忆的历史性构筑物。在设计中,卡拉特拉瓦摆脱了斜拉桥传统的两侧拉索平衡做法,取而代之的是通过倾斜的桥塔自重来平衡拉力。从力学角度来看,每段桥塔与悬索拉紧后,同时受到重力和拉力( 压力、摩擦力已相互抵消 ),其合力正好沿桥塔方向形成对塔的压力,最后,合力与来自桥面的水平力结合,使力到达基础时转变成了垂直向下的荷载。这一结构使得基础的体量最小化,它使桥塔得以逐步分解其自重。在景观的大尺度中,桥塔异常突出的形体与河流本身产生了一种对比,同时对当地的环境和历史表达了本身的敬意。

“运动就是美,古典雕塑 就是抓住了人们运动的瞬间,这些是运动本身被冻结了的状态”。

在美国密尔沃基艺术博物馆设计项目中,卡拉特拉瓦把周边环境作为方案设计的出发点。设计项目临近湖边,这一环境条件激发了卡拉特拉瓦将能够在水上运动的物体作为建筑的基本形体这一灵感。

卡拉特拉瓦为这一设计选用的颜色和材料使建筑的外形看起来像一艘扬帆起航的轮船。更重要的是,建筑的外形是巨大的折叠结构,折叠层面上带有可开启、闭合的百叶,整个屋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展翅飞翔的飞鸟。这个展开的屋顶位于展览馆和指引人们来展览馆的天桥的交叉点,把游人的视线引向远方,创造了广阔遥远的视线通道。

“我对自然的最大兴趣在于它的经久不变的次序,我对自然及对这个世界的观点就是建立在这种次序观,自然界永远能产生出新的解决办法,对每个问题可以找出新的答案,在动物界、植物界,都能引发出最根本的哲理”。

卡氏的设计方案十分关注建筑与整个城市生态系统的关系,希望建筑能够有机地成为整体生态系统中的一员。在东方火车站这个项目中,卡拉特拉瓦的复杂设计能够引发人们的很多联想。车站坐落于并列平行的双拱桥结构上,玻璃和钢形呈伞形结构,站台像绿洲,又像森林,也向地中海式的露天广场。一组由钢和玻璃构成的棕榈树状雨棚邀请旅客进入新的旅程,给旅客带来新体验。仿佛蔓生植物一般的屋顶构架系统,被当地人称为“山边的白桦树林”。

除此之外,卡拉特拉瓦还运用过手掌,脊柱,树枝,树叶,动物骨骼,等作为仿生的对象。卡拉特拉瓦以新的视角理解建筑和美,以新手法诠释对自然的热爱。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