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一位自然设计建筑大师(1612785雷泽华)

Posted under 著名建筑师 On By yang549582

班牙巴伦西亚市,先后在巴伦西亚建筑学院和瑞士联邦工业学院就读,并在苏黎世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Calatrava)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创新建筑师之一,也是备受争议的建筑师。SantiagoCalatrava以桥梁结构设计与艺术建筑闻名于世,他设计了威尼斯、都柏林、曼彻斯特以及巴塞罗那的桥梁,也设计了里昂、里斯本、苏黎世的火车站。最近的作品就是著名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主场馆。由于Calatrava拥有建筑师和工程师的双重身份,他对结构和建筑美学之间的互动有着准绳的掌握。他认为美态能够由力学的工程设计表达出来,而大自然之中,林木虫鸟的形态美观,同时亦有着惊人的力学效率。所以,他常常以大自然作为他设计时启发灵感的泉源。建筑思想:人们可以从三个层次上来理解卡拉特拉瓦的作品:首先,它们都通过优化的设计方案来解决实际问题;其次,解决问题的手法以及设计理念常常在作品中表现得一目了然,从而增强了作品的“可读性”,引起共鸣;最后,这些作品令人赏心悦目的同时,开创了一条解决建筑问题的全新思路,并促使我们思考有关建筑本质的问题。卡拉特拉瓦的工程使人想起复杂的有机生命体的构成方式。这可以作为一个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他设计的桥梁、瞭望塔以及建筑群像是从景观中生长出来的一样,不仅贴切而且加强了景观。当然,他设计的形式并不是纯粹的模仿,也不是直接采用有机体的式样。他的设计方案,其灵感来自于生物体,尤其来自于人体的骨架、循环系统以及皮肤的活动与生长方式。此外,他也从身体的特技动作与舞蹈者克服重力的姿势中获得了丰富的灵感,捕捉形变,并将之加入到一个流动的世界中去。因此,当卡拉特拉瓦设计的建筑如同植物一样植入景观时,此建筑不仅不会抑制景观本身的特征,反而还能加强景观的惟一性。当他的作品放置于被遗忘的城市外围时,能给这个地方带来希望和复兴的渴望。卡拉特拉瓦的工程同时具有三个层次:作为建筑,它们具有稳定性与抗瓦解性;(牢固稳定)作为容器,它们使人类及其活动具有容纳性;(容纳多样)作为表皮,它们具有对某处地点的遮蔽性。(用自然形态遮蔽本质用途)卡拉特拉瓦在建筑的这三个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毋庸置疑,他的高质量的设计是集体思想和协作努力的结晶。他的成功应归功干他众多技巧和才能的综合,这些技巧和才能使得工程与众不同。卡拉特拉瓦能够综合多种知识,在普遍水平上思考并不断地创造,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耗资22亿美元的世贸中心中转站酷似一只展翅欲飞的鸟,该项目破土动工之时,纽约州的一些政要全力出动参加了此次仪式。建成后这座中转站每天的客流量是8万人次,往来于曼哈顿和新泽西之间。州长乔治·帕塔基把飞翼般的用钢和玻璃打造的穹顶称作“与21世纪相称的交通枢纽”。中转站计划在2009年末开放,连接PATH客运铁路和地铁以及轮渡。PATH临时站点在2003年11月开放,取代了在2001年被袭击破坏的车站。卡拉特拉瓦的设计灵感来自于一副绘有儿童放飞鸟类的画作,他认为这意味着新的生命、新的飞翔和新的希望。而政要们也及时地在第一根即将铺设的铁路金属轨道上签下了大名。

雅典奥运主场馆由已有二十年历史的旧场馆加建而成。由于奥运会在酷热的盛夏举行,为了使大部分观众能舒适地欣赏比赛,把有盖座位作为改建的主要目标。卡拉特拉瓦的设计主要是在原场馆上加上两条长304公尺、高80公尺的大型拱梁,再用钢缆拉起总面积超过一万平方公尺、总重量一万六千吨的纤维版屋顶。这座容纳超过七万人的场馆改建之后,有盖座位由35%增加至95%,和上届悉尼奥运当时全新兴建以空间构架为主结构的场馆比较,雅典场馆虽然座位较少,但这拱梁和屋顶结构的形态却显示着欧洲式的优雅。卡拉特拉瓦称此工程为“奥林匹克梦想”,它使有20年之久的老体育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只钢穹顶横跨球场上方,半透明玻璃悬于座位区之上,可以让阳光进入又能阻隔热气。卡拉特拉瓦希望这个有钢、混凝土、看得见风景且带着雅典之光的建筑能给人留下难忘的映象,并能激发出奥林匹克精神。主要作品·密尔沃基美术馆

卡拉特拉瓦的密尔沃基美术馆位于密执安湖畔,卡拉特拉瓦把建筑放成了在水一方。正对着地段西面,是当地的重要干道,林肯纪念大道。卡拉特拉瓦沿着大道的方向新建起了一条拉索引桥,把人们的视线直接引导到了新建的建筑上来,笔直地正对着新美术馆的主要入口。由于卡拉特拉瓦对混凝土承重结构的熟练把握,这个白色混凝土材质的塔门淋漓尽致地凸显了雄浑茁壮的气质。和一般建筑不一样的,这个美术馆在户外部分也设计了一组遮阳的百页,而没有把百页全都放进玻璃窗的内侧去。在桅杆下面有相当大面积的玻璃屋顶,罩着的就是上下两层门厅后身共通的中庭空间,卡拉特拉瓦把这一部分的遮阳百页放在室外,串在了桅杆上,如同一叶纤细的羽毛片。由于混凝土的拱远远伸出的远端正好为展廊托出了檐口,因此展廊里能照得到的,基本上只是室外地面反射回来的漫射光,既能保证足够的自然采光,又避免了阳光直射对藏品的破坏。艺术价值密尔沃基美术馆建筑无论放在什么地方,都一定是个绝色。2001年由美国《时代》杂志评选的年度设计榜上,密尔沃基美术馆被举为头名。此一排行榜不仅收罗了当年的新建筑,还包括家具、汽车、时装设计乃至于电影的美工设计,可见行外的人们被它感动的程度。难得卡拉特拉瓦把烂熟的老式建筑材料钢筋混凝土耍弄到了得心应手的程度。有很久一段时间,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之间泾渭分明各司其职,而且,有很多建筑师只把结构设计看成是不得不容忍的束缚和累赘,是我们戴着跳舞的枷。专业细分的行规多年来让我们以为,我们只要灵光不断如噼哧噗哧的打火机般就是本分了,让房子立起来不倒,俗务罢了,留给结构工程师去算也罢。却是忘记了,文艺复兴的建筑巨匠们,会以结构想象力作为新创造的出发点。周遭所有相关的艺术和科学门类都为我所用,这样的盛况本已难再,竟又意外地出现在新的世纪转换点上,可不是让人喜出望外?从80年代以来,无论是后现代主义,还是解构主义,都摇动旗号,以丑以怪以非理性掀起了审美价值观上的革命。如若有谁还在大言不惭地喊叫着建筑的美,则其落伍老土为无疑了。新奇而丑怪,看久了以后就不再新奇,而更加丑怪,有的时候难免会折磨得看的人心情沮丧起来。忽见卡拉特拉瓦这清新大胆的建筑,看到美的回归,情不自禁为之大快。以技术能力探究人类制造美的潜力,以自然法则创造超迈的人工造物而又与自然交相辉映,这股豪气,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气度一脉相承。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