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史上闪闪发光的10位设计师最厉害的原来是他!

Posted under 著名建筑师 On By yang549582

2021年7月23日,注定将成为今年最令人难忘的日子,推迟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即将在这天拉开帷幕。

从1896年雅典奥运会开始至今,夏季奥运会已进行到了第32届(其中第6届、第12届、第13届由于战争停办),在这120多年里,奥运会成就了一大批伟大的设计,无论是场馆设计还是图标、海报设计,都留下了不少杰作。

最先提出“奥运村”的不是一位建筑师或城市规划师,而是前橄榄球队长、第7届奥运会银牌获得者——伏·久查里克。他提出,兴建一座能容纳10万观众的体育建筑群和一个能安排2000人住宿的奥运会村。这个方案得到了巴黎奥运会筹委会成员的一致赞同。

巴黎奥运会的主会场科龙布体育场,由法国建筑师福尔·杜加里((L.Faure.Dujarric)设计,是新功能主义建筑风格的杰作,综合了结构主义、国际风格等建筑流派的特点。

体育场的旁边,修建了由许多幢木平房组成的奥运村。这种把体育场和奥运村联系起来形成一个综合体的设计思想,被沿用至今。

因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惊艳世界的视觉设计,让1964年成为“日本平面设计史元年”。

当年的东京奥运艺术总监胜见胜,号召了一批日本宣传美术会的设计师,其中有殿堂级的龟仓雄策、原弘、河野鹰思,也有当时还年轻日后成为名家的田中一光、横尾忠则、胜井三雄等十多人。

他们在奥运史上第一次运用了现代设计,以一种一目了然且易令人记忆深刻的方式,让世界重新认识了日本。

最有力的设计当数出自平面设计大师龟仓雄策之手的奥运海报,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言简意赅、直接有力,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到现在也不过时。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设计还首次使用照片制作海报,定格了运动过程的瞬间,为静止的画面赋予了动感。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更是将图标设计提升到了一个新水平,创建了一个完整的印刷、色彩、符号系统,这些风格化、简洁明了的图标突破了语言的障碍,能将信息准确地传达给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参赛者。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场馆——国立代代木竞技场,以完美的造型,洗练的线条,让日本设计震惊了世界,将日本简洁的美学带到了世界各个角落。

场馆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悬锁结构,打造了无支柱的超大空间,设计中还蕴含着日本传统建筑元素,可以追溯到日本古建筑中的神社造型。

场馆建筑外观如同海浪漩涡的形状,海浪的尖端便是场馆的入口,丹下健三使用两根大塔柱,架起一对钢索,依赖钢索向外拉的力量,像搭帐篷似地撑起了神社式的屋顶。

这样的建筑结构在当时没有太多前例可循,建造者一边摸索一边实验,最终成就了这件杰作。

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的视觉设计是奥运史上的经典。虽然设计师兰斯·怀曼(Lance Wyman)是美国人,但他深刻领会了墨西哥的文化,并结合当时的美学潮流,创造出了到现在依然耀眼的设计。

兰斯·怀曼受到古代墨西哥壁画的启发,结合现代光谱艺术手法,创作了一个带有强烈眩晕效果和无限空间感的奥运会会徽,组成字母环形形象是运动场的跑道,也让人联想到古老的印第安图案,加上对色彩的巧妙运用,创造了一个气氛热烈的奥运盛会形象,并凸显了墨西哥国家的特色。

1972年在德国慕尼黑举办的奥运会,场馆设计创造性使用了一种革命性的轻型拉膜结构,设计由2015年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项的德国建筑师弗雷·奥托(Frei Otto)和甘特·拜尼施(Günter Behnisch)共同主持。

场馆设计以革命性的“帐篷式”屋顶结构闻名,设计与整个奥林匹克公园的规划相呼应,突出了“建筑与自然风景融为一体”的理念。

半透明屋顶像一片片浮动的云朵,覆盖了整个奥林匹克公园的功能服务区和主要场馆,创造出流动的线条美感和韵味。这个巨大的屋顶薄膜系统完全运用伸拉力支撑固定,如此复杂的结构能得以实现,要归功于奥托极为精确的计算。

弗雷·奥托在50年前对于建筑轻型结构的研究,对今日的建筑设计仍有重要的意义。

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被我们称为“鸟巢”的国家体育场,它的主设计师是来自瑞士巴塞尔的建筑拍档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中方设计师包括李兴刚等。

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一起度过了小学、中学、大学时代,并一起创立了建筑事务所,2001年,他们获得了普利兹克奖。

英国《卫报》把北京国家体育场列入21世纪后出现在地球上的25座最精彩的建筑之一,称它是“现代最耀眼的奥运场馆,它远不止是中国新兴民族主义力量的一个象征”。

设计者们对这个场馆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处理,直接把结构暴露在外,自然形成了建筑的外观。

2008年奥运会过后,几乎全部中国人都知道了“鸟巢”,但在建筑界,这座建筑还是受到了很多批评和争议。而在两位建筑师的心目中,“鸟巢”的地位相当于当年的埃菲尔铁塔,时间会验证它的真正价值。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当铜花瓣奥运火炬绽放,没有人不为设计师的才华所赞叹。

这个创意来自英国著名建筑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他身上有很多金光闪闪的头衔:皇家工业设计勋章获得者、新的达芬奇、击败扎哈的上海世博会英国馆设计者……

点燃的花瓣树立起来,凑成一朵英国玫瑰的模样,汇聚成奥运会的主火炬,这个场景让人难以忘记。

204朵铜花瓣,象征204个国家的汇聚,赛后每一个国家都能带走刻有自己国家名字的花瓣,既环保又代表着美好的延续。

本届东京奥运会场馆的设计者日本建筑师隈研吾,是位高产的明星建筑师,他主张建筑不能改变环境,应该融入自然中。他不停地研究自然材料,想要寻找能替代混凝土和钢铁的建筑材料。

有些奥运建筑,在比赛之后就成了城市的累赘,比如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的体育场因不善经营,两年后就被爆破拆除,花费71.3亿英镑建成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场馆如今也被弃置。

隈研吾设计的奥运场馆——新国立竞技场,以“生命之树”为主题,秉持环保、自然的建筑理念,也是对未来建筑方向的一个探索。

场馆极为突出的亮点便是材料的使用和“负建筑”理念,场馆以日本常见的木材作为主体材料,轻质抗震,建筑高度很低,不会对周围环境产生压迫感。每一层的边缘都放入了绿植,隈研吾希望,每个走进来的人都能在他的作品中感觉到幸福。

场馆周围建设了可以让民众亲近的空间与散步的步道,让东京市民在奥运会结束之后,仍能有效使用场馆空间,享受大自然。

奥运会会徽 、奥运会会旗都是顾拜旦在1913年设计的,在1896年至1925年,他曾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由于他对奥林匹克不朽的功绩,被誉为“奥林匹克之父”。

有一种说法是,奥林匹克五环5种不同颜色圆环分别代表了世界上的五个大洲,这是不准确的。

顾拜旦对此的阐述是:“以这种方式组合的六种颜色(包括背景色白色)无一例外地再现了每个国家的颜色,包括瑞典的蓝色和黄色,希腊的蓝色和白色,法国、英国、美国、德国、比利时、意大利和匈牙利的三色旗帜,西班牙的黄色和红色,巴西和澳大利亚的创新旗帜,以及包括古代日本和现代中国等国家。实际上,这是一个国际标志。”

国际奥委会曾在一篇研究报告中指出,奥林匹克五环能被全球93%的人准确认出,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具认知度的品牌。

同时,奥林匹克五环也具有积极的文化价值,人们总是将它与“全球性”、“激励人心”、“友谊”、“多样化”、“和平”和“卓越”等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

每一届奥运会的设计,都代表着国家形象以及当时设计的最高水平,好的作品比比皆是。

这些作品的伟大不仅仅体现在外观或是商业的成功,更体现在它们对社会、文化的传承和影响力,它们也在日后,切实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戳这,进入免费网站!(加微信shejicloud7免费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