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勒茶话 让·努维尔的深情

Posted under 著名建筑师 On By yang549582

随着浦东美术馆、恒基—旭辉天地揭开了面纱,让.努维尔(Jean Nouvel)这个名字好像一下子进入了上海人的视野,让.努维尔是谁?他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什么?这一次,我们的创办人阎华请来了让.努维尔中国工作室负责人陈晨,一起走进我们的“克勒茶话”。▲ 阎华与陈晨

阎华:让.努维尔(Jean Nouvel)是世界建筑大师,但上海人对他好像并不熟悉,只知道他是普利兹克奖得主,这个奖在众多建筑类奖项中有什么特别之处?让.努维尔先生在历年普奖得主中又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晨:全球各国家和地区类的建筑类奖项,都不偏重工程技术,它们是属于文化类的奖项。普利兹克奖是一个建筑领域的个人终身成就奖,它打破地域的概念,放眼全球,以感谢建筑师通过建筑设计推动一个地区的文化形象。由于它全球化的视野、高额的奖金和自1979年成立以来的国际顶尖获奖者,使这个奖项有着很强的公信力,成为了当今建筑领域的国际最高奖项。而在历年普奖获奖者中,让.努维尔先生更是一位囊括了世界上所有文化类建筑奖的“大满贯”得主(法国、英国、意大利、日本、伊斯兰、以色列),说明他的建筑得到了世界各种文化的认可。

陈晨:是的,让.努维尔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对这个文明古国的文化很认同。法国有一首儿歌充分说明了注重文化的法国对中国文化的喜爱和向往:神秘的中国就在法国的背面,只需要不停地挖掘地面就能通向这世界的东方。他认为作为一个国际视野的建筑师,如果没有能在中国设计一座地标建筑,那他的职业生涯是不完整的。所以他长期以来都对中国保持了高度的关注。

陈晨:1990年代,当时上海的陆家嘴规划方案邀请了世界各地的建筑专家来评审,让.努维尔是专家之一。那时的浦东只有刚刚落成的东方明珠,一片荒地滩涂,但他相信这里会创造奇迹,所以一直关注着浦东的开发开放。浦东美术馆项目的招标我们第一时间参与了进来,因为上海浦东在他眼里是世界上最活跃的天际线之一,经济活力和城市体量不必多言,最重要的是上海有这样的胸怀,能够在城市如此核心的地段无中生有出一个公共美术空间,这对他来说是非常赞叹也非常有吸引力的。▲浦东美术馆与浦东陆家嘴 ©陈灏

阎华:刚刚揭幕的浦东美术馆和很多新的建筑一样要面对各种声音,有人说大师并没有使足力气,这个建筑并没有什么创新和特点啊?

陈晨:让.努维尔在浦东美术馆的设计上提出了两个词:“为上海,传承”。我们浦美有很多个全球唯一,第一是全球唯一的镜廊展厅。浦东美术馆在黄浦江滨江沿线,镜廊是两个城市展厅,受众不只是美术馆里的人,而是整个城市的人,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浦美不是一个单体建筑,它是一个艺术领地,53米廊桥自美术馆二层延伸而出,直达陆家嘴步道亲水平台,一座艺术花园延伸到东方明珠的脚下,让作品和室内的人走出美术馆本身,进入城市,这在世界上也从所未见过。▲浦东美术馆镜廊展厅©陈灏▲浦东美术馆©陈灏

陈晨:就是这种感觉。第二个是我们的施工工艺,大部分展厅都是恒温恒湿的展示条件,这是为顶级文物配备的展陈要求。因为我们认为浦东美术馆是一个世界一流的美术馆,对标的是英国泰特、美国古根海姆、法国大皇宫等,所以在硬件上有最高的保障。做好这样一个美术馆,就为世界一流的美术展来到上海做好了准备,将上海人民看的展提升到国际水准,为城市文明做好城市服务,这是“为上海”。“传承”是让.努维尔的建筑理念:“不复制已发生的旧时,不创造未发生的未来。”城市是层层叠加、代代发展的,我们只做当下最好的,记刻下我们的时代,成为后来的人们继续为上海打造经典的基石。浦东美术馆用国际角度、世界眼光提焠本地文化,成就当下形态,这是让.努维尔的“传承”。▲浦东美术馆内部©陈灏

阎华:让.努维尔走进公众视野除了浦东美术馆之外还有今年5月开张的恒基-旭辉天地,这个地方看起来比浦东美术馆更具冲击力,也成为这几个月上海最红的“网红打卡地”。

陈晨:我不太认可这“网红”这个说法,“网红打卡”有针对某个年龄阶段,有短暂性的意味,我们希望创造的建筑是覆盖各年龄段、跨越时间的、经典的文化地标。旭辉天地跟浦东美术馆完全不同,这印证了让.努维尔的一个宣言:“不能克隆复制建筑符号,不能空降建筑作品。”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建筑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必须与周边的城市肌理、文化生态融在一起。▲恒基—旭辉天地 ©旭辉集团

阎华:所以浦东美术馆只能在陆家嘴滨江展开艺术的翅膀,旭辉天地只能在繁 忙的路口升腾起烟火气。

陈晨:旭辉天地在马当路建国路路口,周边有旧时街区的小弄堂,八十年代的住宅楼,新开发的豪宅,巨型商场,居住、生活、工作,怀旧、市井、摩登,全都交织在一起。因此我们希望构建一个当代演绎弄堂生活的街区。走进来你会发现我们儿时熟悉的坡屋顶,内部通道就是一条条弄堂,一切都在我们熟悉的尺度里,但又是一种居住和工作边际模糊的新的生活状态。▲恒基—旭辉天地 ©旭辉集团

陈晨:的确如此。建筑的红色来源于周边街区的红瓦、红砖、矿物质涂料,这是旧时弄堂建筑里用的矿物质原料,我们做了夸张、提升和浓缩,成为了一个大惊喜。那些绿色的植物也是建筑的一部分,每一个花盆的设计、每一株植物的选择都体现着上海人的生活趣味,把上海旧时生活记忆融进当下生活模式,在上海人熟悉的自由生活里,打开一扇门,引领人们走向新的审美境界。▲恒基—旭辉天地 ©旭辉集团

听了陈晨的介绍,好像感觉这两座建筑都有了脉搏,有了感情。这脉搏就是此刻,就是当下,这感情就是专属,就是唯一。当城市一层层叠加、一层层覆盖,哪怕好多个世纪之后,它依然记刻着此时此地,它依然只能是此时此地。诗意雄心,喧腾烟火,我想,这就是让.努维尔对这座城市的深情。

最后小克勒还贴心准备了一些努维尔大师的建筑作品,大家一起欣赏吧~中国国家美术馆巴黎爱乐音乐厅纽约“玻璃塔”MOMA新馆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法国巴黎希拉克总统博物馆“马赛曲”大厦卡地亚基金会阿布扎比卢浮宫分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