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起点再低也要营造自己的光影世界

Posted under 著名建筑师 On By yang549582

安藤忠雄作品1941年,安藤忠雄出生于日本大阪,他和祖母同住在老旧的长屋(一种狭长的日式木造住宅),条件相对简陋,漏风漏雨。

“我一直想改善这种居住环境,抱着这个念头,终成为我决心从事建筑的动力之一。”

在漫长的童年时光,日复一日,暂时无法改变居住环境的安藤忠雄透过日式纸门,不断感受光、影、色在狭小的静态环境中反复变幻。大阪老家(现已经安藤忠雄亲手改造翻新)

十几岁的时候,一位木匠来家里做一些修缮工作,安藤忠雄被木工手艺吸引,此后,一放学就流连木工作坊。初中时的安藤忠雄(一排右三)

高中毕业后,家里拿不出足够的钱供他上大学,适逢当时日本拳击运动盛行,考虑到可以多赚点钱,17岁的安藤忠雄决定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手,自此开始了长达8年的拳台生涯。安藤忠雄拳照

拳击是一种不仰赖他人的竞技,即便充分训练,走上擂台后依然吉凶难料,安藤忠雄逐渐熟悉了独自承受痛苦与光荣。

后来,一位拳击好手来到他所在的拳馆,本认为自己还有点有拳击天赋的他看到了难以逾越的差距,心中“或许能靠拳击谋生”的期待被彻底击碎了,安藤忠雄放弃了拳击。

“我的人生经历中,找不到可以称为卓越的资质,只有与生俱来的,面对残酷现实,绝不放弃,坚强活下去的韧性。”

想要做建筑师,可家中不够宽裕,没法上大学,安藤决定:边打零工边自学建筑。

直到今天,在建筑这个重视学历和经验、背景的行业中,想走出一条路必然是艰苦漫长的,更何况这个没有学历、没有传承的少年?

安藤忠雄想尽办法自学,自费购买建筑系的全部教科书,并用一年的时间读完全部大学课程。

“没接受学校教育,非得找出自己的世界不可,我不认为自己能力好,但是想做出比精英分子还出色的建筑物。”

为了自学,他还走进大学课堂旁听建筑系课程,并攻读建筑设计的函授学校,有买不起的书就在书店站着读,并临摹建筑名家的图纸,直至深入脑海。

几年后,日本开放了国外自由旅行,24岁的上班族安藤忠雄渴望走出故乡,看看世界。

这趟旅行意味着耗尽他所有的积蓄,出行前他咨询外婆的看法,外婆的回答不假思索:“钱不是拿来存的,钱要用在自己身上才有价值。”安藤忠雄摄于旅行途中

他花了约4年时间周游世界,参观了许多建筑杰作,直到被勒·柯布西耶设计的朗香教堂深深震撼,这证实了他贯彻一生的信念:建筑是一种让人们聚集的装置,集体的能量和共同的情感是建筑的特别之处。朗香教堂

回到日本后,28岁的安藤忠雄开办了自己的建筑工作室,但是没有人委托这个没有经验,也没有大学学历的年轻人。

作为一个只有高中学历,自学建筑的人,安藤忠雄拿出了拳击手的意志和坚韧,他再一次走了出去。

3.重视售后,经常回访客户(哪怕没有生意),如有损坏及时修补。(哪怕没有结果)

“我从不在家被动等待项目找到我,我总会主动出击,不管在世界哪里,机会总会落到手里。”

就凭这样的态度,几十年来,安藤忠雄工作室的项目遍布亚、欧、美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他也获得了声名显赫的各大世界建筑奖项,包括国际建筑领域的最高奖——普里茨克奖。任一建筑必然伴随光和影两种侧面

就必然有苦涩的阴天2009年,因胆囊、胆管和十二指肠被发现癌变,经诊疗,安藤忠雄经历了一系列大手术,切除了部分功能失调的器官。

“清水混凝土诗人”、“没文化的日本鬼才”、“疯狂的老板”……数不尽的标签贴向安藤忠雄。

他用惊人的毅力和体力,与业主、开发商协调,努力守住不该退让的地方,让建筑自由伸展,自如呼吸。“直到现在,旅程仍未在我的内心世界中结束。”这是一部记录了世界级建筑家安藤忠雄对“孩子们的未来”表达自己观点的纪录片,对于年轻一代,安藤忠雄毫不避讳地指出新生代“缺乏现实感”、“缺乏生命力”、“没有兼备知性体力和肉体体力”,而他所创作的多个“面向下一个世代”的建筑作品里,蕴含了打破这种僵局的回答。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