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ce Ramus的思与忧

Posted under 著名建筑师 On By yang549582

Joshua Prince-Ramus:作为建筑师和家长,我为下一代的未来感到担心。我的女儿刚刚4岁,但从她出生那天起,我就一直努力让她明白世界上并没有“away”这个概念,你不能把某件物品丢弃(throw it “away”),或者冲走(flush it “away”)它可能不在你面前了,但是它终将出现在别的什么地方影响着世界。另一件一直困扰我的事情:作为一名建筑师,我一直是环境问题的制造者,在建筑过程中,我们从不说“no”,我们只是一味的问“how”,我们可以创造出一座因

Joshua Prince-Ramus生于1969年,22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从耶鲁大学获得哲学学士,五年之后他又读完了哈佛大学的建筑硕士学位。Joshua Prince-Ramus目前是REX建筑事务所的主席,负责所有设计项目。公司是由另一位脱离OMA的同事、以色列建筑师Erez Ella创办的,到目前为止,REX还被很多业内人士看作是OMA纽约事务所。近几年,REX的设计与发展非常出色,不仅成功地继续为OMA旗下的伊萨卡(Ithaca)科内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Millstein项目服务,还完成了众多新的项目与成功案例。

Joshua Prince-Ramus从不循规蹈矩。当年,Prince-Ramus为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的著名建筑事务所OMA的纽约负责人,他的突然离职,曾经引起了一片惊讶声和不小的风波。不过随后,Prince-Ramus领导着OMA纽约办事处的其他35位职员,安排过数十个在美国的关键项目,包括路易维尔(Louisville)的博物馆广场(Museum Plaza)大厦,一路走来也算是功德圆满,引人注目。他还领导过达拉斯表演艺术中心的Wyly剧院开发项目和Annenberg信息科技中心。他最知名的作品是西雅图中央图书馆,2004 年5月开放时赢得了普遍的赞扬。

Joshua Prince-Ramus:当我工作了一天,回到家时女儿大叫着“爸爸”冲向我。

Joshua Prince-Ramus:每天早上,在上班的路上我会用我的黑莓阅读网络新闻。我键入关键词,然后浏览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上面的相关文章,并把它们存在我的黑莓里。

Joshua Prince-Ramus:对于女性的穿着来说,我认为应该简洁端庄又不失性感,我对于Prada和Miuccia有着极度的偏爱。我自己而言,我喜欢简单的颜色,浅蓝、白、灰和黑。我很不喜欢衣服有过多的细节,简单的剪裁才是最好的。我绝对不会穿那种有着怪异扣子或口袋的衬衫。

Joshua Prince-Ramus:是的,在我很小的时候,差不多五岁时,我的祖父是一个相当成功的工程师,他总是与一群优秀的建筑师一起工作,也因此让我接触到了建筑这个领域。

Joshua Prince-Ramus:我有很明确的一点建议:不要循规蹈矩。现在是年轻建筑师的最佳时机。有很长一段时间,老一代的建筑师在压制年轻建筑师,但现在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作为建筑师已不存在一个定式。不要尝试从知名事务所的小职员做起,并且浪费接下来30年的大好前程。是时候回到自己的家乡,运用你所有的人际关系进行本土化的运营,做一个优秀的本地化设计师,重新定义未来五十年“建筑师”的意义。

还有一些常规的忠告:没有人能教你如何设计,如何更有创造力,但是他们会教给你去严于律己。在学校时,你应该集中精力去学习如何严于律己,当然还有如何签合约(笑)。建筑学院比法学院或商学院更好的地方在于,你会在这边学会如何使用工具。在建筑学院,你应该专注于学习工具,而不是工作室的那些事。

Joshua Prince-Ramus:作为建筑师和家长,我为下一代的未来感到担心。我的女儿刚刚4岁,但从她出生那天起,我就一直努力让她明白世界上并没有“away”这个概念,你不能把某件物品丢弃(throw it “away”),或者冲走(flush it “away”)它可能不在你面前了,但是它终将出现在别的什么地方影响着世界。另一件一直困扰我的事情:作为一名建筑师,我一直是环境问题的制造者,在建筑过程中,我们从不说“no”,我们只是一味的问“how”,我们可以创造出一座因地制宜的完美建筑,但是似乎不把它建造出来才是最好的状况。事实上我们可以减少过错,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在做对的事。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